【輔導員來聊聊:關於一起在山裡的那九天啊…】

《第二話:好久不見的自己 》

看著四肢佈滿著大大小小的擦傷、撞傷、曬傷⋯,站在鏡子前刮掉蓄長九天的鬍子,也剪掉指甲裡岩石、泥土與汗水的污垢,打理好儀容,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,這是許久未見的模樣。


於第六天的時候,我突然深感到好像很久沒有看到自己,現在是什麼樣子似乎無法想像,有個說不上來的陌生感。


由於那種感覺太過微妙,我起了個開頭,便與身邊同行的朋友說笑著「你有沒有一種好像很久沒有看到自己的感覺?」當下才意會到,原來平時居住在磚瓦裡的我們,是多麼頻繁的瞧見自己的模樣,是多麼在意自己是什麼樣子、是什麼角色,在這團體裡、社會裡表現的又是如何?


我詫然卻又平靜的體悟到一種,原來在我的世界裡「我」是不存在的,而眼前所見的一切,才是所有的彰顯與擁有。我擁有眼前這群人、這山這海、這天空與白雲、這風與陽光⋯,雖然它們並不屬於我,但我卻能擁有它們。


九天以來,朋友經常會問我「需不需要幫你拍一張?一起來拍呀!」大多時候,我都會笑著回應「沒關係,拍你們就好!」對我來說,自己是否在鏡頭裡已經不是這麼重要了,而是在這有限的觀景窗裡所望出去的一切,才是重要的。


攝影的思維,漸漸融入生活裡,登山的過程亦是,最終我們不需要再為了特別的目的去山裡尋求什麼。想起這趟山行的朋友與我分享著「如果要玩鏡頭,就是要玩它的缺陷。」我們的生活裡缺陷在哪,有價值的、值得細膩品味的事物,一定也會在那!


九天裡,我們與同一套衣服、同一套內衣褲、同一個背包、同一群人,不斷地建立感情,不斷地創造之間的故事。你了解,在既有的道路崩塌之後才有了選擇的自由;也了解在做每一個決定時,影響到的是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。


危險路段前,我們討論、謹慎、評估以及選擇,每一個想法與意見都是出自於善意的,而每一個人的差異性都應該被允許存在與珍惜。


所謂的成熟,不是變成誰的期盼,也不是成為一個完善的人格,更不是要懂得處世圓滑。就像樹苗茁壯成大樹,它不需做任何的改變、不需修剪的漂亮與崎嶇、更不需為了誰的需求成為一個「有用的」存在。


只需要在充滿愛的空間裡,也許是陽光也許是雨水的滋潤,成為自己原有的模樣。那麼,當它成為一棵大樹時,自然可以庇護到、餵養到、照料到更多需要被愛護的生命。


對於成熟,這九天來我的感觸是:

「它允許自己呈現本來的樣子,也允許他人是自己的模樣;它能接納每一個人的差異,真心地欣賞那獨特之處,而非只是表面上的容忍,心裡卻是抗拒著與之相處。」


我們都因為山相聚在此,彼此之間有相似處、有差異處,一起面對著充滿風險的大自然,也接受荒林野地給予我們的每一個課題。而每一個課題,都是一份無法以物質衡量的禮物。


在困境裡,才深刻地了解到,我們都需要彼此,即便我們天差地遠的截然不同,希望卻藏在差異的裂縫裡微微耀光。這也許是一趟這輩子只會走上一次的路線,卻永遠烙印在記憶裡影響往後的生活。


倘若我們愛森林、愛海洋、愛每一棵樹木與花朵,卻不愛一個人,那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嗎?如果我們迷戀山嶺、迷戀蔚藍、迷戀山裡的每一天生活,卻無法迷戀城市裡的日子,那不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?


當我們鼓勵一個人展現自己的真實、表述需求與情緒,卻又在事後否認、忽略對方當下的情感,我們所做的一切到底是讓他人更自在放鬆?還是實則導向更堅強的偽裝自己?


我們不只要在自然原野裡輕鬆愜意,更要回到生活裡自在的享受;不只要愛溪谷與藍天,更要愛周遭一切的烏雲與暴雨,以及每一個因緣相聚的朋友,欣賞差異裡的美好⋯。


傷口,最終會癒合,肌肉的疼痛也會漸漸復原,看似回到了一個原點,卻在每一個人心中深深的埋下一顆種子。這顆種子會根據我們每一個人所經歷所面對的課題,擁有著不一樣的色澤與形狀。


它不是結束,只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。遊覽車上,每一位同行的朋友帶著汗水,與山行的氣味盡情歡唱,接著我們會各奔東西,接著我們會用各自的方法,脫去社會枷鎖我們的殼,育養茁壯。


讓心裡的種子,自然、恣意的發展成紊亂、卻美麗的樣子!


(To be continued.......)

(文字/輔11 蔣志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