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山學校輔導員 吳瓊慧(2015明巴棲縱走梯隊)

好久一段時間沒上山了,探勘的時候,我一路都在想:「這麼硬的路線,真的要讓小孩子們來走嗎?」還好英明的領隊在探勘後,做了一個明智的決定,將路線修改了一下,變成一個由淺入深的漸進路線,感覺就是一個很有系統化的將一個肉腳轉變成健腳的專業鍛鍊路線。第一天, 到了柵欄處,機構的九人巴即將要告別,小鳥們哀嚎了起來,嚷著要回家,看著他們嚷嚷的樣子,我明白,這樣的心情無法上山,我很誠懇而且很真心的跟他們說:「想回家的話,真的可以上車回去喔,我是說真的。」我真心的給了他們一個選擇的機會,後來沒人上車,於是我們可以繼續了。我以為,大家上山的心已經凝聚了,只是第一天簡簡單單,比一塊餅乾還要餅乾的林道走一走,不陡的上坡走一下下,小鳥們竟然累到想回家了!!一個影響一個,有人混身不舒服又心律不整,有人頭痛,有人腳痛,感覺回家勢在必行,不然會出事的樣子,這是小鳥們全隊的共識!領隊說,晚上都會想徹退的,早上再來說好了,白天的想法會比較正面一點。熄燈後,老鳥們睡到翻過去還打呼。然而,有一隻小鳥哭了整晚,他們徹夜未眠。第二天早上,小鳥們內心大概覺得可以回家了,所以整個都不是要出發的 fu...這時候,我內心其實覺得,真的不想走,回家倒也無妨,只是我想到了前一天要他們上車時,他們沒有人上車的畫面,所以,決定找了第一天和今天的領隊去角落聊一聊。當然,彼此聊了一些東西,但其實只想讓他們明白:「不要讓放棄變成一種習慣。」走上了,就好好的把他走完,最後看到自己的成長時,你會感謝那個堅持到底的你。最後,他們決定繼續走。不管他們繼續走的理由是什麼,這下,真的可以繼續往前了,後退的選項已經消失了。這時候,我體會到,面對他們,需要的是對話,而不是單純的告知決定,對話本身就是一種尊重,讓對方知道你的想法,你也知道對方的想法,然後,一起做出彼此都可以接受的決定,這樣面對未來,彼此才能沒有猜忌沒有遺憾的一起走。對話很花時間,但那樣的投資,值得。只是,今晚決定營地時,我們沒有好好的跟小鳥們對話,老鳥們自己討論之後,將決定告知小鳥,小鳥們也只能聽我們分析然後被迫接受這樣的決定,真的感到很抱歉,雖然隔天他們明白我們的決定是對的,但那樣決定的過程,我個人還是覺得滿抱歉的。亞成鳥之歌教唱,這首歌真好聽,歌唱之後,小鳥們睡得很好。今晚,換我徹夜難眠,不是因為內心不平,純粹只是單純的我睡的那塊地不平。

第三天, 地形陡上陡下,小鳥們走得很好,但每隔幾分鐘就要問「到了沒?」「一半了 嗎?」「走三分之一了嗎?」然後,走得很好的小鳥們,中午就到了棲蘭池營地。其中一隻小 鳥,坐在草地上,看著對面的山,輕聲的說:「我們從山的那一頭這樣一路走過來了耶。。」 這隻小鳥,是第一天喊著要回家喊最大聲的那一個,我想,此刻的她應該不會後悔選擇繼續走 的。 悠閒的下午,小鳥們決定先搭帳篷,我過去想教一下如何固定登山杖,教他們雙套結,結 果他們說:「這個我們會,現在童軍課很發達的,好嗎?」呃~中箭~ 下午做蛋榚教學,志工教小鳥們如何把蛋黃和蛋白分開,小鳥們說:「這個我們會啦,我 們都有做過蛋榚。」呃~中箭~+1 他們整個就是什麼都不想做,只想要躺平睡覺!!(跟我一樣) 志工帶他們去獨處,獨處前,志工要小鳥們閉上眼睛也閉上口,好好的聽志工說說話,志 工低沈的嗓音,感性的分享,配合著腹斑蛙的”給給”聲,小鳥們被打動了,跟著志工,一個 接一個,環著棲蘭池,寫著,寫著。 山羌來到棲蘭池附近,叫了幾聲。 獨處結束,志工領了小鳥們回來,小鳥們的表情很滿足,也很享受這樣的時光。

回到蛋榚,那個看起來肯定沒有成功的蛋榚,竟然秒殺,實在有夠好吃。所以,不能看外貌,要看內在,這道理,應用在一個蛋榚身上,也是通的。晚上,小鳥們的帳篷整個看起來就是一個快倒的樣子,小鳥們蜷在睡袋裡,期待出張嘴,老鳥們就會去幫他們弄好。幸好,老鳥們的心,有一部分是鐵(理智)做的。只是,看著一隻勤奮的小鳥在外面忙碌的救著快倒的帳篷,其他小鳥像沒自己事般的繼續蜷著,看了真的有夠不爽,所有老鳥們決定管一管,於是去找了小鳥們聊了一下,他們就從睡袋裡鑽出來(雖然是有點心不甘情不願),然後一起把帳篷救一救,也把鍋子洗一洗,收一收。會想管一管的原因,主要是覺得,不只是爬山本身,營地生活也是整個登山的過程之一,是要互助的,一起的,所以,想去聊一聊,義氣!但,我有一點小小的擔心,擔心造成勤奮的 小鳥被抱怨,希望不會有排擠效應。 熄燈,但大地仍然明亮,不是太陽忘了下山,而是月亮太圓太亮。捨不得躺平,獨自在棲 蘭池畔,搓著冰冰的雙手,看著起霧的棲蘭池,好美。這一晚,仍然難眠。冷~ 最後一天,大家回家的鬥志好像沒有很高昂。是因為聽說今天的路不好走,還是捨不得棲 蘭池?路果然難走,也有點危險,經過三天鍛鍊的小鳥早就能面對這樣的路線,所以在前面找 路的我,也就沒有刻意放慢速度。太放心的關係,小鳥滑了一跤,因為痛而流著眼淚,一動也 不能動。在如此連站穩都困難的陡坡地形,有一個人不能走了,這實在是考驗我們的危機處理 能力,幸好,雙手屁股萬能,至少還能用屁股慢慢往下移動,只是,今天大概出不去了,已經 做好再紥營一晚的心理準備。 志工很有愛心、耐心的帶著受傷的小鳥一步(臀)一步(臀)往下滑,滑著滑著,受傷小鳥那 隻不能動的腳,慢慢也能動了,慢慢也能走了,雖然慢,但至少不用人背,真的是非常的 lucky...終於,走完今天最困難的地形,接到了林道,看著受傷小鳥已經可以正常走動的腳,我 們今天應該有機會走出去。這一路,就是平坦的林道,偶爾有些小小的地形,但對這四天已經身經百戰的小鳥們來說,早就是一塊餅乾了。 回來路上,重疊著第一天走過的路線,我想,小鳥們自己心中明白這四天自己的進步,老 鳥們呢?我想,她們也明白自己的變化。那我呢?別問了,我現在只想躺平,什麼都不想做。 晚安。^^